Over 30,047 people are online! Join now and start making friends!

huguobin's blog: "打造在金融经济海啸上的诺亚方舟"

created on 02/01/2012  |  http://fubar.com/-/b346222  |  1 followers

颠沛流离

流离颠沛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职位,没有一丝一毫更改的可能性。

1,干部市场,

看了新闻联播暗示,王小丫,栗坤,你俩在全国领导干部交易市场的比例占多大。你俩所占交易份额是在,

县团级领导干部交易市场,占的比例多大?

地市级领导干部交易市场,占的比例多大?

省部级领导干部交易市场,占的比例多大?

国务委员级领导干部交易市场占的比例多大?

政治局委员级领导干部交易市场,占的比例多大?

政治局常委级领导干部交易市场,占的比例多大?

如果你在政治局常委级交易市场所占份额不大的话,说明你俩不是中国卡扎菲的处女宠妃,那我就得不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职位了。

2,恋父情节,

即使你为了讨好中国卡扎菲,说你是真心爱他的,并赌咒发誓说你已经是无可救药的恋父情意结了。

通过《王小丫:父爱如灯,山高路远走不出父亲的视线 》2009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

或者,

《王小丫:一生走不出父亲的视线 》2007年01月10日15:08 ,人民日报,责任编辑:韩春丽 来源:中国青年杂志(责任编辑:朱月怡)  

你向全天下的人表明你是多么多么地爱中国卡扎菲呀!

那么中国卡扎菲到底是谁?

首先,

他又是个性虐待狂,在中央电视台的一次由主持人接电话的晚会上由无数次镜头显示王小丫的伤的口特写,向全世界,全天下公开宣布王小丫被性虐待。

其次,

他又对王小丫特别好,可以随随便便,想当然地操纵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等等全中国主流媒体向全世界显示他俩的情爱关系给王小丫站台,以此来提高卖价或者转让价格来获取美人芳心。

再次,

他又发了疯似的,仅仅我知道的在中国主流媒体上至少在新闻联播里都有5年以上时间不间断地发布给她和自己找下家的广告,

又次,

他更是权势滔天能够随心所欲操纵中国官场所有大大小小的官员,操纵中国官场所有的形形色色的官员给王小丫站位,

不必说,

中国共产党可见的最高领导人如:江泽民老班子一班人,胡锦涛中班子一班人,……,等等每一个人都正大光明地,都理直气壮的在全中国所有主流媒体上向全世界给她站位来减轻中国卡扎菲违反中国共产党党章而带来的全体中国共产党人的无比愤怒。

更不必说,

有时一旦清议不好的时候,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可见的最高层领导人如:江泽民老班子一班人,胡锦涛中班子一班人,……,等等,一群人一窝蜂地都争先恐后地在全国主流媒体上对全世界不停地显示自己跟王小丫有一腿来给中国卡扎菲抵挡各种各样的非议,以此来向中国卡扎菲个人献出自己一片赤诚的忠诚。

最更不比说的是

中央电视台cctv-10频道的王小丫专访节目中的背景画像的内容换了不说,把中国卡扎菲的画像更换成别的无关紧要的画像。现在更是把有些内容都弄不见了,看不到了。

3,狗腿下场,

现在,2012年06月22日17:01分钟,聊聊看过几眼后,我突然想起在被中国卡扎菲的家奴,即凶奴:中国警察和中国安全机构抓到重庆市渝北区中医院精神科进行第四次强制精神病治疗和第三次搜脑子时,有一段时间,我的肾脏区域越来越痛,手脚浮肿。慢慢地到了最后,几乎到了无法起床的地步。每一天睡觉时,两个肾脏阴痛得要命。每天起床爬都爬不起来。一动就牵扯到肾脏部位更是痛得很。

当时,我还以为是床的问题,不停地换床垫,不停地换席子,再加上一个王小丫角色、马甲、形象的病友他也在这个时候稍前不停地换床垫进行误导,使我以为是床的问题,没有向精神病医生说这件事情。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给王小丫马甲、形象、角色的精神病医生说了,怕精神病医生调药,加药,换药后,我更惨。精神病药的调换对每一个精神病人来说是极其凄惨的事情,宛若生死一场。

更不必说,每次睡觉时,就是在精神病院里生不如死时,尤其是在睡觉后,头胀欲裂,闯墙闯地般的难受,我把脚抬到墙壁上,顶到墙壁,用反压来与难受对抗。中午睡觉只有在床上艰难翻滚,在地上不停地蠕动,还睡屁个觉,只有晚上在药物的作用下才能入睡。

中国卡扎菲你这么做最重要的是整我,还有别的目的就是典型的你的断子绝孙的老杂种手法,转移报应,即:对于这种对我来说已经烂熟于心的,你转移冥冥之中的对你恶贯满盈的报应的手法,真的能够转移吗?。主治医生当然是王小丫角色,马甲,形象的样子,又是他开的药,再加上王小丫在各种各样媒体上跟你的手法配合的天衣无缝。我即使在精神病医院肾脏坏死了,临死也只是痛恨王小丫而已,是不是?

4,精斑赏析

所以,

原来新闻联播以及主流媒体暗示你俩只捅中国卡扎菲屁眼,现在从电视等各种主流媒体上暗示:你俩与中国卡扎菲只口交,

再后来新闻联播以及主流媒体暗示中国卡扎菲只用阴茎捅你俩乳房,我想你俩给中国卡扎菲口性交时你俩全身一定遮满了衣服,为了我;肯定是这样,我想。

有时我想,你们和中国卡扎菲的私生子是怎么得来的呢?当时,我提出这个世界性学术性难题时,整个媒体为之一顿,全部石化。

屙屎不带手纸,吹牛不打稿纸,无法自我。

所以你俩所作所为不尽是烂,而且是红,是烂得发红,此为烂红。这么多权贵男对你百般爱抚,你收集的精斑种数有好多种?今后,我们一起来欣赏你的每个爱抚你的权贵男的精斑,

还有一个理由,王小丫与中国卡扎菲根本就没有身体接触:

比如:

安娜小算盘打得精,邓文迪也不甘落后。她祭出了高科技“法宝”——试管婴儿,靠默多克化疗前存下的冷冻精子受孕。2001年11月19日,邓文迪生下了她和默多克的第一个宝宝格蕾斯,终于“母凭子贵”,在默多克的财产中插上一脚。--------------------------------------------------------百度百科《鲁伯特·默多克》

不过是食宿相兼的法西斯血统论的的毒瘾再次发作找理由而已。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由在中国国家安全机构里的心理专家和精神病专家对王小丫搜脑子吗?进行专项事情搜脑子,即与王小丫性交的人是谁?或者有那些人?,死不了人。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还没死。以中国卡扎菲为自己永霸职位,永不退休的私欲的怀疑一切性格,每一次我被抓到精神病院我都不知道被多少批次的中国国家安全机构的专家轮换着进行各种各样的无数专项的事情搜脑子。

总之,

也是一乐事。当浮一大白。我颠沛流离都到达不到你俩那里,

5,俩球争臭,

啊!为什么是臭不可闻的女人,因为当然是跟球人和中国卡扎菲一起狗链挡的女人,自己出了问题都要怪男人的女人,都怪别人的女人,自己一点问题都没得的女人。

啊!我的烂红,我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职位。

原来蓝球,南瓜,西瓜,黄瓜,西红柿,等等等等,是这样得来的所。

怪不得我父母天天叫我吃西红柿。

西,西部;红,红色,血红,腥红;柿,重庆市;西红柿就是个红球。

或者,

西部,红色的人,就是(柿)他,一个球人。

南,南方也;烂也,心烂,身烂也;难也,为难我也,阻难我也。

又是西部,又南方,

又红,

又心烂,又身烂,

又为难我,又阻止我,

又是个球人,

又和王小丫等女人是狗连裆。

又以送老婆给上级日,当乌龟王八,得以爬上来的。或者,南瓜,又是西瓜等等。或者,山城花草茶,等等等等,到底是谁呢?

6,小白陷阱

中国卡扎菲,

一边疯狂地叫蝼蚁操纵各种各样的媒体狂喊:“白,小白,你离二很近了!”,

一边疯狂地指使蝼蚁在国际国内进行残酷打击我,

国外:

比如现在的德国总理访问中国;默克尔要与德国全球流动性决裂吗?

比如现在的习近平访问美国;奥巴马要与美国全球流动性决裂吗?

比如贾庆林到非洲开会;在这个时候去,是什么意思?截至到今天,2012年06月24日,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省部级官员,或者成群结对,或者单枪匹马,在全世界各地方游来荡去,在全世界各地方晃来晃去,到处打探,四处勾兑。尤其是对国外的中国卡扎菲的三千后宫和打手和马仔,拿言语套心,拿钞票砸嘴。

他们其实有点忙,他们其实有点累,又要转移账户,又要安抚妃子,又要打发打手,又要慰问马仔,又要探听消息,又要拉拢政要。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国内:

使我逼迫不得不,要,拿起菜刀跟警察对砍。今后是不是我父母2012年春节后回来,自以为几头吃地赚惨了地,故意惹我发怒,然后叫警察来抓我,是不是警察在抓我的时候对我狂喊:

“白,小白,你离二很近了!”,把我抓到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或者,

“白,小白,你离二很近了!”,然后象江泽民假核心在新闻上说出来的那样被密令的警察将计就计顺手枪毙;

或者,

“白,小白,你离二很近了!”,然后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之下被第四次抓到精神病院进行搜脑子。

或者,

我对着警察狂喊:“白,我白,我离二很近了”,拿起菜刀跟警察拼命。

或者,

我对着警察狂喊:“白,我白,我离二很近了”,被追得到处狂躲中,

或者,

我对着警察狂喊:“白,我白,我离二很近了”,被人在工作中,在生活中时时刻刻威胁,时时刻刻恐吓。

现在,在家里,我睡觉时,或者离家时,中国卡扎菲操纵一些人在我家里面把东西搬来搬去,摆来摆去,以及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这样,

在全中国所有主流媒体上王小丫,栗坤等凭空粘贴的虚拟女人张开双臂热烈欢迎形式中,在全部人的热烈欢迎中,

在“白,小白,你离二很近了”的狂呼中,狂欢中,众目睽睽之下备受折磨。

7,路远坑深,

今天,

2012年04月13日,我一整天都难受,没吃饭的时候要好点,一吃了饭更难受。19:44,这时候,我很难受。

昨天,

2012年06月21日,吃了我父母做的早饭,昏睡几乎一上午。

2012年06月28日晚上,在我被中国卡扎菲的家奴,即凶奴:中国国家安全机构的人员用药把我深度迷昏后,不知道他们用什么东西对我的阴茎进行刺激,使我在深度昏迷中因阴茎剧痛瞬间醒来而射精在右边裤子内裤里后,又瞬间深度昏迷过去。

同时把一把刀在我桌子上摆起,刀尖指向文棍文痞的位置。同时把这把刀放在金钱草冲剂和板蓝根冲剂上面,同时在桌面上放三瓣一堆的象肛门从大到小痔疮突起式的大蒜。

2012年07月02日,我不知道昨晚中国卡扎菲操纵家奴,即凶奴:中国国家安全机构的人员对我肛门做了什么事情,一早起来连忙解大手,肛门突然又痛又肿。因为我在卫生纸的卷心上看到可能是用手指甲的刻的印记和看到厨房里锑锅上面把锅铲乔在水瓢上面这种我根本就从来不会也不可能做的动作。

真的是山高路远坑深,真的是颠沛流离之极。

人亦有言,颠沛之揭。

-------------------------------------------------------------《诗经。大雅。荡》

窃见关东困极,人民流离。

-----------------------------------------------------汉。班固《汉书。薛光德传》

对人民,

对百姓,

口惠而实不至,怨灾及其身。

----------------------------------------------------------汉。戴圣《礼记。表记》

 

Leave a comment!
html comments NOT enabled!
NOTE: If you post content that is offensive, adult, or NSFW (Not Safe For Work), your account will be deleted.[?]

last post
8 months ago
posts
240
views
85,671
can view
everyone
can comment
everyone
atom/rss

recent posts

8 months ago
个魔后宫
8 months ago
直接封锁
10 months ago
无法上网
10 months ago
彻底胜利
10 months ago
穷必彻骨
11 months ago
更加矛盾
11 months ago
再次矛盾
11 months ago
自相矛盾
11 months ago
唯一收入
1 year ago
个魔打击

followers

official fubar blogs
 2 years ago
fubar news by babyjesus 
 12 hrs ago
e by e 
 4 years ago
fubar.com ideas! by babyjesus 
 2 years ago
Word of Esix by esixfiddy 

discover blogs on fubar

blog.php' rendered in 0.283 seconds on machine '189'.